当前位置:久久小说>书库>>倾世宠妻> 章节目录 第695章 亮相

章节目录 第695章 亮相

    <script>ads_wz_3X3_1;</script><script>ads_wz_3X3_3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 language="javascript"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/templates/js/neirongye300-250.js"></script>

    “沈家?他……他在别人家做客?这样去不太好吧?”盛琉璃涨红了脸,不肯出门了,“要不,我们还是等他回家了再去?”

    陆瑞兰的眼神闪了闪,这山里妹子看来用情至深啊,这个时候了,还知道为谢东篱的颜面着想。【千↑千△小↓说△网W wW.xQq Xs.coM】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“没关系,那是盈袖的外祖家,说起来,也是阿颜的外家。”陆瑞兰笑眯眯地道,一手牵了阿颜的小手往外走。

    盛琉璃低下头,眼底绿芒大盛,很快又黯淡下来,恢复了原状,她喃喃地道:“……我们高攀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高攀呢?盈袖是阿颜的嫡母,她的外祖家,当然也就是阿颜的外家。”陆瑞兰嗤笑一声,低头对小小的阿颜道:“等下见了人,记得要嘴乖点儿,我让你叫什么,就叫什么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阿颜抬起头,看了看她娘盛琉璃。

    盛琉璃垂着头,局促不安地道:“我们没见过世面,那就都靠刘大嫂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。”陆瑞兰心里越来越高兴,索性弯腰抱起阿颜上车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坐了大车,在大街上一路慢悠悠地晃荡,终于在中午时分来到西城坊区沈家大宅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客人基本上都来齐了,沈家大宅门口的空场地上密密麻麻停满了大车、轿子,还有很多马匹,已经被下人牵到驷马院去了。

    陆瑞兰撂开车帘看了看。

    沈家她很熟悉,沈家的门子也认得她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请帖,要进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陆瑞兰从大车上下来,跟着盛琉璃抱着阿颜也下了车。

    看着沈家大宅的气派,盛琉璃更加惊讶,嘴都合不拢了,对陆瑞兰道:“这么大的宅子,得住多少人啊?这要在我们山里,整个村的人都能住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”陆瑞兰被盛琉璃的话逗得笑了起来,“不过这里只住了沈家一家人。以后他们分家,这里就只住老大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元宏帝颁布的分家令,陆瑞兰的脸色微变,她疑心这个分家令。其实出于谢东篱的手笔……

    “刘大嫂?”盛琉璃抱着阿颜站了一会儿,见陆瑞兰看着沈家大宅的门楼发呆,轻声唤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陆瑞兰回过神,对她笑了笑,招手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带着一群丫鬟婆子来到沈家大宅的角门。陆瑞兰叫开了门,对那门子道:“沈三,你们大夫人近来可好?谢大丞相夫人也来了吗?我刚从雷州来,有急事要见一见谢大丞相夫人,还有你们夫人。【千△千△小△說△網Ww W.xQqX s.coM】”

    那门子上下打量她一把,笑着道:“原来是刘大夫人,好久不见,原来您老人家去雷州了?对,谢大丞相夫人早来了,里面坐席呢。我们夫人也在内院。您请进。”一边让陆瑞兰等人进来,一边命人去二门上传信给王月珊知晓。

    王月珊在内院宴客的花厅里听了婆子的话,看了盈袖一眼,过去低声道:“你大表嫂来了,说有急事要见你,让她进来吗?”

    盈袖一怔,继而见周围的人都在看她,想了想,道:“大过年的,就请进来吧。”顿了顿。又笑道:“大表嫂跟舅母也是手帕交,不必问我的。”

    王月珊知道他们家闹的事,也不点破,笑说:“也是。大过年的,大家见一见,在一起吃吃饭,有什么话说开就好。不管怎么闹,都是亲戚,打着骨头连着筋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盈袖点点头,看了看满屋子的人,个个都是京城里世家大族的夫人少奶奶小姐,自己身边还有娘,有舅母,有外祖母,还有陆家的各位女眷,陆瑞兰再跟自己不对付,也不会丧心病狂到当面跟自己吵闹。

    “大舅母说的是,就请她进来吧。”盈袖一边说,一边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瑞兰是大表嫂,盈袖这样做,也是不让别人说嘴。

    王月珊便遣了自己的婆子将陆瑞兰一行人领了进来。

    盛琉璃一直深深地低着头,没人看见她长什么样儿,只觉得她手上拉着的那小姑娘生得眉目灵秀,虽然穿得破破烂烂,但着实可爱。

    “这两位是……?”那婆子看着盛琉璃和阿颜发呆,觑着眼睛问陆瑞兰。

    陆瑞兰笑说:“是谢家的远房亲戚,来投亲的,在路上碰见了,我就一起给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打秋风的穷亲戚。

    那婆子明白过来,笑嘻嘻地瞅了一眼,伸出胳膊给陆瑞兰搭着,在前面带路,一边道:“刘大夫人,在雷州可好?我们夫人一直念叨着呢,突然离得那么远,过年也见不着。可巧你们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月初五的天气不怎么好,寒冬腊月里又没有太阳,到处都是光秃秃的,院子里也没什么景致。

    但是看在陆瑞兰眼里,就连墙角边的枯树叶都是赏心悦目的。

    她扬眉看着前面的花厅,淡笑道:“都在里面呢?今儿都有哪些客?”

    “那可多了,满京城的世家高门,三品以上都在这里了。”那婆子笑嘻嘻地道,“虽然我们老爷退了下来,但是二爷上了,还有我们家外孙姑爷是大丞相,也就是您表弟,我们家二姑奶奶还是南郑国皇后……您看看,谁敢不来?”

    沈家的门第,在东元国也算是数一数二了。

    陆瑞兰唇边笑意不减,慢悠悠地问道:“你们家大姑太太真是个可怜人,先前嫁了三皇子,结果没享到福就合离了。后来嫁了张四爷,没几天,张家就被连锅端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婆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,就跟被人当面打脸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陆瑞兰说的是盈袖的娘沈咏洁,也就是沈家的大姑太太。

    虽然她说得没错,但是大过年的,当年又是手帕交的好友,如今这样说人家,真的好吗?

    看陆瑞兰这番架势,真有些来者不善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婆子不再说话,心里开始打起鼓来,有心想摆脱陆瑞兰,赶紧去给大夫人王月珊报个信。让她有所准备,但是陆瑞兰紧紧拉着她的胳膊,根本就不放她走。

    眼看到了花厅大门口,陆瑞兰终于放开那婆子。回头对盛琉璃道:“你看看,这就是沈家内院宴客的花厅了。好看不?”

    盛琉璃抬头,看了看那花厅的雕梁画栋,大红洒金裘皮门帘,还有门帘两边站着的穿红戴绿的丫鬟。抿了抿唇,笑道:“果然越往里走越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进去可更好看呢。”陆瑞兰笑嘻嘻地说着,举步走上台阶。

    花厅门口两个丫鬟急忙撂开门帘,对里面传道:“刘大夫人到!”

    “刘大夫人?哪个刘大夫人?”

    “是啊?怎么没有听说过了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就是以前的谢大夫人,你们忘了?前一阵子谢家闹分家,抖出来谢家大房、二房其实姓刘,不姓谢,是谢老夫人娘家侄子。分家之后,就改回祖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陆家的大姑太太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陆瑞兰听着这些闲话,也不生气,让盛琉璃抱着阿颜,自己挽着盛琉璃的胳膊,走进了花厅。

    一进花厅,她的目光就在人头攒动中搜寻盈袖的身影。

    待看见她扶着丫鬟的手,靠着花厅的廊柱站着。身边还有王月珊和沈咏洁,陆瑞兰脸上的笑容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她对着那三个人遥遥纳福行礼,又道:“表弟妹,看我带谁来了。”

    盛琉璃这是应声抬头。往屋里众人面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屋里突然鸦雀无声,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陆瑞兰身边站着的衣衫褴褛的盛琉璃,还有她怀里抱着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这个穿着破破烂烂的村妇,居然跟谢大丞相夫人盈袖生得一模一样!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,大概就只有肤色了。

    盈袖雪白粉嫩,一看就娇滴滴的。出身不凡。

    而这盛琉璃一身蜜糖色肌肤,再加上那一身土得掉渣的衣衫,根本就不是跟她们一个台面上的人。

    但其实两人的身形样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盛琉璃一抬头,盈袖也傻了。

    这这这……这不是盛琉璃吗?!

    她昨儿梦里还梦着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当时她以为自己梦见的是自己在古早时期的情形……

    还有她怀里的小姑娘,跟她梦里的那个小女孩也是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……阿颜?”一片静寂之中,盈袖脱口而出这个一直萦绕在心底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啊?表弟妹认得她们?那就太好了!是表弟跟你说过吧?”陆瑞兰微微有些吃惊,但很快镇定下来,将盛琉璃推上来,“不瞒你们,她是我在路上遇到的,说是要带孩子来京城寻孩子她爹。我看她们可怜,怕外面天寒地冻伤了两条人命,因此接她们到我家庄子上住了两天,带着一起来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盈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她看着盛琉璃和她怀里的小女孩,觉得手上的汗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盛琉璃,她就像在照镜子一样,思绪飞到古早时期,全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盈袖心神恍惚间,突然肚子一痛,肚子里的孩子又踢了她一脚,这一脚将她踢醒了,她定了定神,低声吩咐站在她身后的采芸:“……去找大爷过来,说大表嫂来了,有急事。”言罢朝盛琉璃那边扫了一眼,又对采芸点点头。

    采芸会意,匆匆退后,避开众人耳目,从侧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这是今天的第一更,昨天没想到大家的月票弹药那么充足,居然上了前十,可是俺没有存稿了……

    为了感谢大家,今天尽量三更,没法更再多了。亲们见谅。月票就看着给吧,记得投推荐票。oo。

    感谢书香迷(www.xinbanzhu.com)恋168、果然多的妈妈昨天打赏的和氏璧。感谢如意摩尼宝珠、韫涵莜芩昨天打赏的香囊。感谢木偶的舞会昨天打赏的桃花扇。么么哒!!!

    中午十二点,和晚上六点,亲们分别来看看。oo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